讲理 笔记

叙述水平和观察能力互为表里,抒情质量与感情密度相辅相成,那么,论说能力源与判断力也优化着判断力。

  • 是非法

吴强写了篇文章,表达情绪-对世界的讨厌,描述现象-口吃不影响学习但被同学区别对待,表达感情-和鲁滨逊一样孤独,写下目标-努力学习,证明自己。这种结构是日记结构,表达自己的情绪,并为自己打气。不是合格的论说问。要严谨的为自己打气,需要用归纳或演绎,来证明:口吃一样可以做出伟大的成就。我来构思,结构应该是这样的。结论-口吃一样可以做出伟大成就,论据 1-口吃缺陷可以忽略,不影响学习,归纳法。 论据 2-不应该因为有缺陷,就被孤立。行动-好好学习。
论说文就是讲理,发表意见。发表意见需要用陈述句表达自己对事物的评价,是好还是坏,是赞成还是反对。

你们,想把论文写好的人,要养成下判断、说理由的能力。判断不是随便下的,要理由。理由从哪里来?从经验、学问里面来。把事实记下来的是记叙文,因事实引起感情为感叹的是抒情文,由事实中抽绎出理由意见来的,就是论说文了。

  • 拿证据来

讲理要把人说得心服口服,不能骂架,不能打架让别人屈服。

我们为什么要把证据写出来呢?因为我们要人家相信我们的意见,希望人家赞成我们的道理。有证据,人家才相信,没有证据,人家不容易相信。这种证据,需要有力量,需要是所谓有力的证据。而诗歌这样东西,作证的力量比较薄弱。什么样的证据才有力量呢?需要用事实作证据,事实是可靠的,人家会觉得你的意见也可靠,事实是真的,人家会觉得你的道理也真。所以,我们不仅要有诗为证,还得‘有事为证’才行。

  • 讲故事

故事能给我们趣味,启发我们思想。《为学一首示子侄》。故事可放在开头或中间,增加趣味,引发思考。

同学们,你们都喜欢听故事,我也喜欢听故事,几乎人人都喜欢听故事。故事,它有一种特殊的魅力,吸引我们,使我们注意它,喜欢它,听完了还一直想它。故事的这种魅力是从哪儿来的呢?原来故事能发生两种作用:第一,它能给我们趣味,第二,它能启发我们的思想。它既然能够启发我们的思想,那么它的作用,跟一篇论说文的作用,在某一点上,可以联合起来。
小说家发现了一个故事,比较偏重那个故事的过程,而写论文的人比较偏重那个故事所能启发的思想。

好故事的要素,要有转折。

  • 肌肉

    你应该有一种能力,把一件复杂的事情找出它的要点来,用很简单的话说个明白。

“刘老师,你是用什么方法,把你的学生教导得这样好?”一个温柔的女声回答:“记者先生,你太过奖了,让我把事实真相告诉你。胡玉枝这孩子,在我没有教她以前就是一个好孩子,她的好品行是家庭教育造成的,她的父母为人正直善良,给孩子做了榜样。”记者说:“刘小姐,培养孩子的好品行,你认为家庭教育的力量比学校教育的力量要大,是不是?”对方回答说:“是的,我相信杜威的话:教育即生活。”

演绎法说论文的骨架。我们不应该看坏书,红楼梦是一本坏书,所以我们不应该看红楼梦。猪吃得很多,你也吃得很多,所以你是猪。不珍惜子孙后代的人应该遭到唾弃,国民党赞成修建核四,所以我们应该用选票加以唾弃。
肌肉就是把你拿来当骨骼的那句话,解释清楚,说个明白。把一件复杂的事情找出它的要点,用简单的话说个明白。-归纳能力。肌肉可以是说明,可以是记叙,也可以是议论。
生长肌肉的方法是-说来话长,逐步展开。

  • 诗云

论说文中观点是判断句。还有其中不是判断句,包括故事、比喻、诗句、描写、反问语气和感叹的语气。
论说文是说明事理,提出主张的文章,它的口吻是分析式的,判断式,肯定的。它的功用是唤起读者的理智活动,使读者明事理,辩是非,对作者的主张“同意”。

人在下判断前,先要做一番考虑,考虑是,一面“衡情”,一面“度理”。论说文引诗,主要的是为了衡情。除了借重诗“情”以外,说理者又常常拿诗句来做象征、比喻。有人谈论今天的男女社交,指出漂亮的女子常常挂在美国人的臂弯里,引诗一句: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。这就是拿僧和名山的关系,比喻美国人和美女的关系。

  • 会声会影

    描写既是主观用事,所以它不希望读者“相信”,而希望读者“感觉”到
    我们相信,描写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进入论说文的:说理者需要一张“图画”来支持他的理由。用文字使人看见图画,描写是我们所知道的唯一有效的办法。主张在野柳建设观光区,可以用繁荣地方经济做理由,也可以用风景优美做理由,“繁荣地方经济”的理由,用不着图画来支持,“风景优美”就用得着。
    过去,读高等论文,要关起门来,全神贯注,戴起眼镜来读,皱着眉头去想,克服了文字表面的枯燥,找出里面的精华。现在,读书环境变了,读书看报,往往在电车、火车、交通车上,在收音机、飞机、汽车喇叭声里,在紧张忙迫的工作之后。环境如此,心情如此,他们希望在阅读时能尽量少付出精力。所以,再没有一个时代,像今天的著作人这样存心“讨好”读者。他们简直希望能把文章做成到口融化的酥糕。论说文掺入了适当的描写,显然要松软得多,容易消化得多了。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。

  • 子曰

    这个做生意的人,想知道一本新书的内容好不好,他得找个内行问问。在他的心目中,我们摸书本的时间比他多一点,对一本书是好是坏,比他多一点判断力,他就想依赖我们。我们呢,也许能下判断,也许不能。如果我们不能,我们得依赖更内行的人。我们读书,吸收知识,目的就在能够知道在这一行里面一共有多少位内行,他们主要的意见是什么,他们详细的意见在哪本书里。轮到我们发表意见的时候,我们不只说出自己的意见,有时候也说明这个意见的来源,某一项意见源自某一位权威。所以,写论说文有一项办法是引用权威。
    权威诚然可贵,但是,旧的权威常常被新的权威代替。“知识像鲜鱼一样,容易变坏。”如果权威成了坏鱼,当然就不能引用。

  • 好有一比

    1.甲和乙是不同的两样“东西”。赴约之人和放学的孩子不同,孤独的“人”和圆圈不同,猜疑和蝙蝠不同。不同,才可以相“比”。 2.甲和乙之间,有一个类似的地方。赴约之人高高兴兴,放学的孩子也高高兴兴。人在孤独的时候觉得一无所有,一个圆圈看上去也是一无所有。猜疑在暗中滋长,蝙蝠在暗里飞翔。有了这个相似之点,“比”了以后才可以“喻”。 3.甲乙相比的时候,主体在甲,“乙”只是帮助我们去了解“甲”的。如果甲是我们比较陌生的,乙就该是我们熟悉的;如果甲是尚未决定的,乙就该是业已决定的;如果甲是有待证明的,乙就该是业已证实的。我们已经知道蝙蝠在暗处飞翔,才领会“猜疑在暗中滋长”;我们已经知道鲜鱼容易变坏,凭它了悟知识的本身也有新陈代谢。用熟悉去比陌生,用可信去比未信,“比”了以后才容易“喻”。

“甲像乙一样”这个句型,可以稍加变化,那就是,把“甲”略去不提,只把乙说出来,“像……一样”这样的字也不要了。“引狼入室”的那个“狼”,就是把“那个人像狼一样”省略后的结果。虽然只说一个狼字,凭着前后文,我们仍然可以知道,这句话里面并没有一头真正的狼,只有一个恶人。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”,这句话里只有“乙”,没有“甲”。如果把“甲”补进去,那大概是“社会上道德沦丧的时候,才显出君子的人格操守来,就像到了冬天,才显出松柏长春一样”。

  • 反问

    杨先生相信他又找到了写论文的一个方法。杨先生想起来,当初他说论说文的句子是一些“是非法”的句子,曾有学生提出疑问,认为论说文里面有很多句子并不合乎是非法。现在,他可以综合回答,那是因为下面几个原因: 1.写论说文的人,要找一些证据来支持自己的“是非”,在叙述证据的时候,其中有些句子不需要是非法。 2.写论说文的人,有时要用一个小故事来启发读者,他在讲故事的时候,可以暂时抛开是非法。 3.写论说文的人,有时需要用一段描写来打动读者,描写时用不着是非法。 4.写论说文的人,有时用诗人的口来说话,诗句不用是非法。

5.写论说文的人,有时用反问的口吻说话,反问的句子不合是非法。

如果没有这五种办法,论说文未免枯瘦干燥,不能充分发挥它的效用,有了这五种办法,骨骼已隐藏在血肉发肤之内,而发肤之外又经过适当的化妆。

  • 补习班

    “要写抒情文,得先会叹气,要写论说文,得先会抬杠。会叹气的人很可爱,他在那儿轻轻叹一口气,你觉得他有点软弱,有点温柔,如果他在那儿跟你抬杠,你说台北市的公共汽车办得好,他偏说很糟;你说中国电影不进步,他偏说进步很大,你觉得这个人真别扭。抒情的人去看晚霞,看杜鹃花,看女朋友的眉毛,写论说文的人不看这些,去看你做的对不对,他做的对不对,孟子说的对不对。你们放下自己喜欢的抒情文,来学自己不喜欢的论说文,很可能减少了你可爱的地方。这是你们的冒险。在今天的情势下,你们也许觉得,宁可做一个在考场上胜利而未必可爱的人,不愿做一个在考场上失败而可爱的人。”
    说论文写法: 1.用“是非法”的句子组成骨干。

2.为这个“是非”找两个以上的证据。

3.如果可能,准备一个小故事。

4.如果可能,准备一两位权威的话。

5.如果需要,准备一些诗句。

6.如果需要,准备使用描写、比喻。

7.偶然用反问的语气。

8.偶然用感叹的语气。

  • 电视机

    有人说过,世人最喜欢三样东西:一是不道德的,一是不合法的,还有一样是“教人发胖的”。

喜欢王鼎钧的文笔,亲切幽默,重读讲理,摘录佳句。